专访导演弗朗西斯:执导“饥饿游戏”让我兴奋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taxiantoine.com/,弗朗西斯出售豪宅

新闻军事文化历史体育NBA视频娱谈财经世相科技汽车房产时尚健康教育母婴旅游美食星座

搜狐娱乐电影 Movie《饥饿游戏2:星火燎原》《饥饿游戏2:星火燎原》新闻

狮门将“饥饿游戏”余下三部影片均交给了弗朗西斯-劳伦斯(点击查看《饥饿游戏2:星火燎原》片花)

(搜狐娱乐独家专稿 文/北美ReelMe )记者再三确认过了,导演弗朗西斯-劳伦斯与女主演詹妮弗-劳伦斯不是亲戚。事实上他俩的性格实在是南辕北辙——一个温文儒雅说话简洁有力,另一个耿直泼辣叽叽喳喳讲不停。但有一点是共通的,他俩共通挑起了狮门影业《饥饿游戏》系列的大梁。当首部导演盖瑞-罗斯影片大卖时出人意料地退出后,拍MV出身,执导过《康斯坦丁》、《我是传奇》的弗朗西斯-劳伦斯被请来救场。据说“上任”没多久,狮门就拍板将余下三部影片——《星火燎原》、《嘲笑鸟上》、《嘲笑鸟下》托付给了劳伦斯,回去等着数钱去了。

采访时,《嘲笑鸟上》刚拍了5个星期。脑袋里有一万件事要处理的弗朗西斯-劳伦斯气定神闲地坐在眼前侃侃而谈——

弗朗西斯-劳伦斯:哦这部片子早就拍完了,只剩下一些宣传工作要做。这部片子是今年八月完成的,边剪片子边开始筹备下一部。不过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嘲笑鸟》。

弗朗西斯-劳伦斯:这个决定是在我加入之前几个月做的。我很赞成这个决定,因为原著很赞,一大难题就是把400页的书压缩成2个小时的影片同时也不丢失精华部分。分上下两部之后能更好地讲述这个故事,同时还能对片中的世界有所扩展。对我来说很兴奋。

弗朗西斯-劳伦斯:很多人都问我这个问题,问接手这样一个系列会不会有压力。我觉得我感到的更多是动力。通常你拍完一部电影最大的担忧是究竟会不会有人去看。这次最大的压力是希望观众看了之后能满意。

弗朗西斯-劳伦斯:预算上这部没有《我是传奇》高,但拍摄上那部除了要清空街道之外其实不复杂,因为毕竟只有一个人和一条狗。这部片子每个部分都挺有挑战,因为背景演员很多,又要拍竞技场里面的戏,以及IMAX部分的拍摄等等,很多水中的部分,电脑特效制作的猴子等等,还有就是演员很多,总之这部片子是元素最多操作起来最复杂的。

弗朗西斯-劳伦斯:其实还好,就是没有想到这一回抽签的场景那么伤感。我们在前期准备的时候没有料到这点,但是拍完了剪完了之后发现原来是这么有震撼力的一场。还有就是我事先没想到这部片子的卡司合作起来是这么令人愉快。

弗朗西斯-劳伦斯:苏珊创造了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世界,她的创作意图是想讲述一个战争对于青少年的影响。她讲述的故事非常精彩,同时她又没有用居高临下的语气来创作,这也就是为什么不光是年轻人,许多成年人也爱上这本书。我觉得演员就是被这些元素吸引过来的,这个故事这个主题是有深度的。这样的故事能触动全世界这么多观众,让他们走进电影院,着实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

弗朗西斯-劳伦斯:我完全没有比较。对我来说,第一部片子有很多忠实的粉丝,里头有很多很精彩的创意上的选择,我的目标就是要做一部很好的延续的作品,并突出改变——因为情节发生了变化,角色也会因此跟着发生改变。我的参考点是原著小说。

问:这一部的结构与第一部很相似,还是有比赛,大家还是要回到竞技场中去。你如何做到不让第二部看起来像是在重复之前的节奏?

弗朗西斯-劳伦斯:这其实也是改编小说的一个难点。两部小说的前半段的确有些相似,从抽签、去到首都、进行训练、梳妆打扮上台接受采访整个过程会让你觉得似曾相识,但不同之处也很明显——詹妮弗从她自己职业生涯的角度也同意这一观点——就是这一次的情感是不一样的。第一次她因为《冬天的骨头》被提名奥斯卡,才17岁,她刚刚开始跑派对第一次接触这些疯狂的事,对她来说就好像是一头野外的小鹿突然被迎面而来的车灯罩住了眼睛,什么都是新的,因此也很让人害怕。第二次因为《乌云背后的幸福线》回去,算是个老手了,一切都很熟悉,人也都认识,所以心态是不一样的。我们对于电影也是这样处理的,第一次的饥饿游戏是一回事,第二次再回去又是另一回事。之前的贡品都是孩子,但这一次则是各个年龄层的专业选手,在训练的时候大家做的都是不断地审视他人,判断哪些人能成为自己的同盟。这次的竞技场也不一样,不再是森林,而是一个热带雨林;少了很多人与人之间的对抗,竞技场本身就是最大的威胁,它本身就有很多神秘之处。所有东西的意义都不一样了。

导演合不合格,演员们最有发言权。无论是经历了两任“家长”的主要卡司们,还是初来乍到的新队员,都对弗朗西斯赞赏有加——

伍迪-哈里森:我很爱盖瑞(第一部导演),他要离开的时候很难过,因为你不知道下一个接手的人会是谁。很有可能就是来一个有能力的导演,却没办法融入我们这一个疯狂的大家庭。弗朗西斯瞬间就融入了,很多人跟我说他们觉得第二部比上一部好看。除此之外你还能期待什么?

詹妮弗-劳伦斯:很宏大,同时很动情。观众能看到“施惠国”的更多面,能看到各个地区、首都的更多面。当然这根原著有关,剧情走到这儿角色们危险重重性命攸关,肩负的责任也越大,总之所有事情都更加紧张了。

詹妮弗-劳伦斯:我觉得是故事本身更情绪化了。第一部说白了就是场游戏,表现的也主要是游戏本身的恐怖,在最后才冒出丁点反抗的火花。到了第二部,那些零散的起义逐渐连成片,革命慢慢星火燎原了。弗朗西斯出售豪宅所以这是一个很自然的过渡。所有的角色都进入了一个更情绪化更紧张的状态。

伊丽莎白-班克斯:他是很注重视觉的,他之前的电影在视觉上都相当有冲击力,很有趣。第一部《饥饿游戏》给整个系列打下了很好的基础,然弗朗西斯则有这样一个机会可以进一步打造首都——我们在这一部里面看到了这么多12个区和首都的场景,看起来棒极了。

吉娜-马隆:我不觉得剧本有什么让人意料之外的地方,因为小说本身就很沉重黑暗。很多时候真相是被深深埋藏起来,只有表层的东西被探讨到。倒是看电影的时候,才让我感到吃惊,因为那是第一次完整看到导演对整部影片的构想,以及他诠释小说的方式。 我觉得他拿捏得太好了,他没有去过分修饰那些黑暗的元素,而选择让它们以应有的方式展现,让观众来决定到底要挖掘到哪个层面。我觉得这部影片值得一看再看,因为每看一遍都会有不同的解读。

杰弗里-瑞特:最吓人的要数那些猴子了!从那个场景之后他们的处境就急转直下了(笑)!最让我印象深刻的,就如吉娜说的,就是导演对片子的构想了。我们拍摄的时候都只能看到自己的那一部分,弗朗西斯出售豪宅但他是同时在考虑整个三部的故事,然后还要运用最先进的电影技术元素,同时还必须保证电影本身很人性的部分不打折扣。换句话说,他在这样大规模的复杂的电影拍摄,和最核心最质朴的叙事和人物塑造之间,取得了极好的平衡。因为很多时候,当观众看完类似这样的大片,往往不会感到触动,因为电影的特效部分往往会盖过其他一切,所以那是一种相当空洞的观影经历。但这部片子不一样,因为这个平衡度导演拿捏得很好。 不过话说回来,那些猴子绝对是最恐怖的!

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我们遇到的挑战是,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从事实际操作的人…

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展现了自己,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更成为一把标尺…

人的生命本无意义,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

幸福是什么?当你功成名就时,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和人分享才会。当你赚到很多钱时…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