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乌尔比诺了解文艺复兴画家弗朗西斯卡

在我来到的意大利东部小城乌尔比诺,有一座标志性建筑公爵宫,里面有一幅珍藏的建筑绘画作品《理想城市》,在这幅作品中,一座古罗马风格的神殿位于正中,两旁是排列整齐有序的建筑,空荡荡的广场位于前列,整幅城市景观体现了对称的秩序和透视法的绘画技法。这是一幅影响了文艺复兴时期欧洲城市建筑风格的画作,其作者就是早期文艺复兴时期的著名艺术家皮耶罗·德拉·弗朗西斯卡。

当人们谈到十五世纪意大利文艺复兴时,对三位巨匠——达芬奇、拉斐尔、米开朗基罗很熟悉,而弗朗西斯卡往往被学者们所忽视。当历史过去了几个世纪之后的二十世纪,艺术史学者们才真正认识这位杰出大师的艺术,他的艺术成在当时并不亚于三巨匠,有的作品甚至超过了他们。有学者认为,弗朗西斯卡在他所创造的固体几何图形结构和平面的逼真,可以被看作是后印象主义画派的前兆。

皮耶罗·德拉·弗朗西斯卡,生于1416-1417年间,卒于1492年10月12日,是意大利早期文艺复兴初期著名画家。在早期文艺复兴时期的画家中,弗朗西斯卡是具有标志性的代表。他的作品精彩地诠释了艺术、几何和一个高水平的复杂的文化系统——包括神学、哲学以及社会现实。不论是他的一生还是他的作品中,都彰显着他所处时代的知识和精神价值,也都凝聚着传统与现代、宗教与人文、理性与美学等多方面

弗朗西斯卡出生于意大利的圣塞波尔克罗(Sansepolcro),由于一场火灾曾经烧毁了当地政府关于户籍的资料,所以他的出生年份和准确日期至今不能确定。他的父亲本笃·弗朗西斯卡是一位纺织品富商。他的母亲叫作罗玛娜·迪·佩里诺·达·蒙特奇。弗朗西斯卡是家中长子,他另有四个弟弟(两个夭折)和一个姐妹。

有可能弗朗西斯卡最初接受教育就是在圣塞波尔克罗,这个小镇上融合了周边佛罗伦萨、锡耶纳和翁布里亚的文化。他最初的老师是安东尼奥·德安吉阿利(Antonio dAnghiari)。根据1438年一份档案记载,正是通过委托人安东尼奥·德安吉阿利,他才在第一时间得到了为圣弗朗西斯卡教堂祭台装饰画的任务。

弗朗西斯卡真正地开始接受正规教育可能是在1435年前后,有确切记录的则是1439年在佛罗伦萨。他的老师是威涅齐阿诺。威涅齐阿诺作品中鲜艳和马萨乔充满活力的现代的风格对于弗朗西斯卡绘画风格的形成和发展是具有决定意义的。有可能在1437至1438年间,弗朗西斯卡和威涅齐阿诺在佩鲁贾有过合作的经历。

1439年,弗朗西斯卡在佛罗伦萨的新圣玛利亚医院绘制壁画,在那里他看到了许多知名雕塑家和画家的作品,如多纳太罗、布鲁内莱斯基、马萨乔等,这对弗朗西斯卡后来的绘画风格产生了深远的影响。除了佛罗伦萨,他还曾在里米尼、阿雷佐、费拉拉和罗马等地作画。

弗朗西斯卡的作品纯亮、明净的色彩统一于光的气氛之中,视角宽阔的空间和像净化过的光和空气,纯净而透明的色彩,组成银灰的色调和微妙的色阶关系。结实的造型与细致、和谐的色彩关系的统一.是他艺术的主要特色。他在壁画上表现的是集庄重、宏伟与细致、抒情于一体,在写实中又有幻想。在肖像画中我们更多看到的是他那冷静的严肃、平淡而傲视的人像,艺术语言丰富,耐人寻味。

在1442年之后,弗朗西斯卡受到邀请绘制一些教堂湿壁画的订单开始多起来,但是多数画作现在已经剥落失传,包括他在梵蒂冈画的壁画也已荡然无存。那段时候弗朗西斯卡的绘画技术很快地成熟起来了,在里米尼,弗朗西斯卡为统治者马拉泰斯塔家族画了好些教堂壁画,其中最著名的是圣西吉斯蒙多的肖像画《圣西吉斯蒙和圣西吉斯蒙多·潘多尔夫·马拉泰斯塔》。弗朗西斯卡另一些存世的著名作品,包括现藏于伦敦国家美术馆的“基督受洗”和“基督降生”(1470-75年),佛罗伦萨乌菲兹美术馆第八馆中放置的“乌尔比诺公爵和夫人的双联画”,以及在圣塞波尔克罗地区仍保存的弗朗西斯卡其他一些壁画,如“基督复活”,“仁慈圣母”等等。

艺术史家们常把他算作翁布里亚画派的一位画家,也有的把他列入佛罗伦萨画派。但无论怎样划分,弗朗西斯卡的艺术是独具特色的。

1447年,家道殷实的生意人巴奇家族出钱,请佛罗伦萨画家比奇·德·洛伦佐(Bicci di Lorenzo)在阿雷佐圣弗朗西斯科教堂画一组画作,装饰教堂的主祭坛。五年后,画家辞世,仅完成祭坛画的一小部分,主要是穹顶画。巴奇家族的人找到刚到阿雷佐市不久的一位年轻画家来完成这项任务,他就是弗朗西斯卡。这组壁画的内容取材于“耶稣十字架的传说”。

弗朗西斯卡在阿雷佐的“耶稣十字架的传说”系列湿壁画开始创作于1452年,当时他被要求在中世纪晚期建造的圣弗朗西斯科大教堂(basilica of San Francesco)内唱诗班席位的墙上原先由洛伦佐所作的画面上重新覆盖创作。弗朗西斯卡的这组壁画大约从1452年画到1459年时暂停,之后继续画直到1466年完成。普遍认为这是弗朗西斯卡最杰出的作品,也是中世纪晚期和早期文艺复兴时期的精品。

弗朗西斯卡在对艺术的科学性上作了大胆而卓有成效的探索。当时的欧洲,基督教的桎梏,物质生产、精神生活、思维能力和艺术创造均受到限制,文艺复兴唤醒了人们对科学的追寻,并迅猛发展。艺术家们已经在认真研究传统与革新,他们重新观察、研究自然,探索把自然科学的成果用于艺术实践。致力于解决前人未曾解决的课题——如空间透视、科学解剖和绘制的新技法等。弗朗西斯卡也在研究他的画面几何图形的结构以及平面造型的表现手法。他对画面构图中线的形式因素作了一系列的几何处理,甚至像建筑结构一样精细和准确,所以也难免走到了另一个极端而过于的机械和平板。

弗朗西斯卡更多地继承了马萨乔的风格,尤其对处理绘画的空间关系有其独到之处,弗朗西斯卡把光线的明暗和透视有机地组合成一幅完美的画面。他的风格对15世纪中叶的佛罗伦萨以及北意大利诸城有极大的影响。

弗朗西斯卡从1469到1486年开始在乌尔比诺为费德里科公爵服务,他于1470年创作了一幅城市建筑绘画《理想城市》,是一具有明显透视美学的作品。作品把绘画透视运用到城市建设上,引起人们开始对城市空间和进深产生了审美意识,开始关注到人与环境的关系。乌尔比诺公爵宫前面的大广场,与小广场呈现L型,其规则性遵循了《理想城市》的精神。

弗朗西斯卡还为乌尔比诺公爵费德里科夫妇绘制了一幅肖像画而蜚声文艺复兴艺术界。公爵在一次比武中为了显示勇敢而摘下头盔,导致右眼受到重创而失明、鼻梁骨折性粉碎。为了不影响作战,他居然让外科医生将其鼻梁骨去掉,使另一只眼睛的视野不受影响。在弗朗西斯卡给他绘制的肖像画中,一般为侧面像,只将好的一面展现出来。弗朗西斯卡是费德里科特别青睐的画家和重点资助的宫廷画家,为其创作了许多无价之宝。

这幅取自圣经题材的绘画描绘了基督受洗的情景,画面主体形象是约翰用河水为耶稣施洗,正在此时天空飞来一只鸽子,那是上帝显灵。画中人物造型准确,刻画细腻,背景运用了透视画法,加强了特定空间的纵深感,烘托了画面的宗教气氛。作品描绘精微而不失整体感,色调明快,流露出摆脱了中世纪桎梏的清新感。虽然并未完全摆脱宗教绘画的僵化,但却悄无声息地透出一种人间气息。画家以对光和色彩敏感创造了画面深远的空间感,他的画是具有科学性的技法探索成果,将透视与光色结合起来塑造艺术形象,形成自己的艺术个性。

该作品描绘的是耶稣被鞭打的情景。画中被鞭笞的是基督,左边坐着的人为总督彼拉多。艺术史学者克拉克(Kenneth Clark)认为这幅画作于1459年,该年教皇庇护二世召集会议,催促基督教君主发动十字军东征,解放耶路撒冷。他将右边蓄胡子、戴着黑帽的人视为拜占庭末代皇帝的皇亲帕里奥洛格斯家族的成员。在君士坦丁堡沦陷之前,拜占庭皇族就积极与西欧联系,希望得到教皇和各国君主的支持,对抗不断进逼的奥斯曼土耳其人。但是1444年的科索沃战役中西欧的十字军全军覆没,令拜占庭皇帝绝望。然而,即使在君士坦丁堡被攻占之后,依然有拜占庭皇族不断奔走西欧,希望能够光复帝国。而该画中的红衣黑帽者便被解读成拜占庭皇族成员。

画家将两组人物分别放置在不同的场面中,两组画面虽然被华丽的立柱中线所分割,但是两组人物没有轻重不一的现象。而且每一个场面都有自己的光源,一方面照亮了空间,另一方面又衬托出人物的立体形象,并且将整幅画的气氛也渲染得宁静而庄严。

围绕耶稣复活这一主题的画作有很多,弗朗西斯卡的这幅最负盛名。整幅作品是为家乡圣塞波尔克罗市政厅所作。画家描述的是基督的复活,在画面上方直挺站着的是基督,画家不仅把这幅画中的基督形象画成一般人常见的样子,而且还用崭新的表现风格,让基督自然地融入到看起来不很协调的主题之中。它按理想的人体形象来表现基督,还在背景中呈现出一种优雅的美感。整个画面分为两个透视区,下面的区域画了几个卫兵正在睡觉,它的视觉消失点走得很低,这使画中主要人物显得更突出、更威风。基督那双眼睛流露出的是看破尘世的空明和对尘世的悲悯之情,给人极大的亲和力。

《基督复活》作为世界上最伟大的艺术品之一,他的命运却是多桀的,这幅壁画曾被不欣赏他的人粉刷掉,后被人修复后才得以重见人世。二战时,盟军曾轰炸其所在的圣塞波尔克罗市,但幸运的是当时盟军的指挥官记起他所读过的一本书中提到在此市中有世界上最伟大的艺术品,便立即命令停止轰炸,《基督复活》又逃过一劫,这或许就是天意要其复活。

弗朗西斯卡这幅《圣母子与圣徒》又名《布雷拉宫装饰屏》(因其藏于布雷拉宫绘画陈列馆而命名),弗朗西斯卡的装饰屏最初都是镶在墙上的一个大理石框内。这石框便成为画中建筑物实际的延伸。整个作品给人的感觉是:墙上开辟一块真正的空间,教堂的小礼堂内真的聚集了圣徒。于是,被逼真的透视效果所震惊的信徒们,便更容易被画中人物“请进”神圣的场景里。在这幅画中,画家将费德里科公爵也画入其中,做祈祷状,我们可以很清晰地看到他那凹陷的鼻梁。

在阿雷佐圣弗朗西斯科教堂,弗朗西斯卡创作了14幅与耶稣的十字架有关的壁画作品,这些壁画不仅是画家最大的作品,而且被认为是他最杰出的作品之一,也是文艺复兴早期最杰出的作品之一。

当时绘画委托人交给弗朗西斯卡的提纲是耶稣十字架的传说的故事,故事来源是多梅尼科会修士雅克·德·沃拉吉纳于1260年前后写的《金色圣徒传》,描述发现圣十字架木材的发现乃至被运回耶路撒冷的故事,但弗朗西斯卡没有按照故事的时间顺序作画,而是以创作的各场景间的对应关系自作安排。祭坛右墙顶端是组画的序《亚当之死》,反映人类第一位祖先与罪恶树的枝叶一同入土,就是这片枝叶害得亚当被逐出天堂。下面画着《沙巴女王见所罗门王图》。亚当的树枝在聪明的犹太王时代长成一株大树。所罗门王看大树长得挺拔俊秀,高兴得命人砍伐来修建耶路撒冷的寺院。但是树太高大,放在哪儿都不合适,最后只好用来造一座桥。沙巴女王受到神的启示,当她来会见所罗门王时,拒绝从桥上走过。

《君士坦丁之梦》这幅壁画是弗朗西斯卡的代表作。图中描绘了君土坦丁大帝在同敌人激战的前夜,梦见一位天使向他显示十字架的场面。十字架对他说,他能够战胜马尔克森提乌斯。后来他用代表基督教的十字架取代了罗马军旗上的异教之鹰,因此打了胜仗,并于次年颁布了米兰敕令。画幅正中是敞开的帐篷,皇帝正躺在行军床上沉入梦乡,他的贴身侍者坐在床边,前景上两名戎装士兵在警戒着,静寂的场面被左上方的闪光照亮,天使从天而降,手持十字架。由于光线和透视原因,天使被描绘得有些模糊不清,整幅画没有散乱的细节,使人的视线集中在帐篷、侍者和皇帝身上。弗朗西斯卡在画面中的光线和空间处理,烘托出深夜的神秘气氛。

在此作品里,弗朗西斯卡画了夜景,这是西方最早表现夜色的作品之一,而且是最美的一幅。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taxiantoine.com/,弗朗西斯出售豪宅夜空中群星闪烁,画面色彩的明暗对比突破常规,黄、橙、赭几种颜色在淡蓝色的背景下显得十分突出。

《耶稣十字架的发现和显灵图》讲的是三个十字架在克哥塔出土,钉死耶稣的十字架显示神力,使一个青年死而复活的故事。在作品里,复活的青年身后是一座教堂的正面(故事里说是维纳斯神庙)。在画面左半边,在挖十字架的人群后面的两个山坡之间,坐落着一座美丽的城池。房屋、教堂、钟楼,都呈立方体,层层叠叠,白色、灰色和玫瑰色交织在一起。前面的城墙也呈几何形状,墙面闪烁着耀眼的光。一些细节部分,如鸽棚的洞、街道上的凳子、用铁钩固定的窗栏等,显示了城市人的日常生活。弗朗西斯卡将城市画得极其工整,前景人物有的动作迟缓,有的索性静止不动,仿佛什么庄严的典礼正在进行一样。

在“发现十字架”这部分的右侧,有一个人拄着铁锹,神态十分自然。天很热,他穿着衬衫,袜套直褪到小腿,大腿裸露着。但是这个生动的细节并未改变整个场面肃穆的气氛。所有的人物从左到右一字排开,仿佛是穿衣服的大理石像,连色彩也上得很小心。他们一个挨一个,站得笔直,下身服装蓬松,即便是那几个从坑里往外搬十字架的人,他们的动作也没能使他们摆脱石柱式的死板线条。

弗朗西斯卡将画中的教堂处理的很特别,它由若干长方形构成,上有仿彩色大理石的图案,下开数道拱门,拱顶架在墙壁内的柱子上。墙上装饰环形图案,上覆三角顶和一道挑檐。在弗朗西斯卡创作这组画时,这样的教堂还没有出现在意大利。而类似的建筑当时正在修建,那是在阿雷佐市东边,亚德里亚海滨的一座小城利米尼里。建筑理论家和设计师阿尔贝蒂从1447年起就在这座城市建造一座风格新颖的古典式教堂,和弗朗西斯卡笔下的教堂十分相似。弗朗西斯出售豪宅

作品《康斯坦丁之役》向说明的,跟十字架站在同一边的人能够百战百胜。在作品里,弗朗西斯卡不是表现战斗的激烈,而是表现战斗结束的场面。画面中,骑兵们勒马江边,放残敌逃生。对那些依题目需要而有强烈动作的画,画家仍旧不放弃近乎抽象的绘画风格。

《赫拉克勒斯大败科斯洛埃斯》也说明跟十字架站在同一边的人能够百战百胜的主题。这幅画也是《耶稣十字架传说》的一部分,在作品中,弗朗西斯卡虽描绘了士兵短刃相接的搏斗,画面上半部迎风招展的旌旗和头盔上的羽饰,却仍然排列得井然有序。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