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铁下李霄鹏上 中国足球“亡羊补牢”

国足12强赛命悬一线,女足换帅风波不断,联赛欠薪成常态,归化军团风雨飘摇,股权改革停滞不前中国足球的这两年,“迷失”成为主旋律。寒冷的冬季孕育着希望,希望中国足球在急速冷冻的过程中,亦能找到新鲜的燃料,李霄鹏成为国足新任主帅,会是中国足球重燃希望的开始吗?

12月3日,中国足协正式宣布,李铁不再担任国足主帅一职,武汉队主帅李霄鹏成为国足新的领路人。自此,李霄鹏成为中国足坛历史上首位具有女足、男足两大国字号成年队执教资历的教练员。

只是,在前任“埋下”的诸多隐患以及2022年度凶险的赛程面前,此时接手国足的李霄鹏注定不会轻松。

牵手李霄鹏,是中国足协目前可以做出的最为理智的选择。在紧急启动换帅程序之后,足协选帅的范围并不宽泛,由于防疫等因素,外籍教练员参与竞聘的难度也随之加大,在这一背景下,新任主帅的选择范围仍然以本土教练员为主。

虽然近两年诸多本土教练员走上了主帅岗位,但符合国足现阶段需求的却凤毛麟角,曾有过国足主帅竞选经历的李霄鹏自然脱颖而出。在上一次竞聘中,足协在李霄鹏、李铁、王宝山三人中选择了李铁,如今,选择李霄鹏也证明了当初的选择并没有考虑周全。

《足球》报国内部主任李璇曾表示:“因为同行的衬托,李霄鹏有如下优点:首先,情商高,发布会不会吐槽甩锅吧,不会莫名其妙怼记者树敌吧?还会自嘲三闷棍。第二,很少发微博,也不会发朋友圈,不发广告,不解说,不带货,有原则,好管理。第三,用人管理球员懂得尊重和激发球员,对年轻球员培养也有心得,还记得他郭田雨的事吗?第四,背后没经纪公司,不会对球员有区别对待。用人看状态。”

同为2002年世界杯参赛国脚的李霄鹏,除了性格稳重等优势外,退役后的履历也颇为丰富。从山东省足管中心到中国女足,从青岛中能到山东鲁能,从俱乐部总经理到中超最佳主帅,李霄鹏的足迹几乎遍布中国职业足球的所有环节,他也是目前中国足坛少有的管理能力与执教能力俱佳的本土教练员。

在执教武汉队的第一个赛季,李霄鹏未能交出一份令人满意的成绩单,第一阶段球队1胜8平5负仅积11分,在所有球队中位列倒数第四,保级之路相当严峻。如果李霄鹏提前离去,对于这支战绩不佳且陷入李铁风波中的球队而言,无异于一个重大的打击。

国足方面,2022年1月27日世预赛12强赛就要重启,国足将在客场挑战日本队。如果国足负于对手,则将大概率确定彻底丧失出线资格。在这一背景下,李霄鹏的国足首秀仅有两周左右的集训期,而且,此时国脚们在经历了一个赛季的征战后身体疲劳程度已经相当严重。在短暂的磨合期内,打造全新的战术体系并不现实。怎样迅速调整好球员的身体与心理状态,将是李霄鹏及其教练组面临的首要问题。

除了自身执教面临的重重困难外,李霄鹏还承担着为前任“埋单”的重任。在李铁时期,归化球员的使用始终面临着巨大的争议,但这一特殊群体却频频在关键时刻显示出了自己的独特作用。

对于归化军团的使用,中国足协执委、资深媒体人汪大昭曾说道:“首先现有几名归化球员在这次比赛中一定要用好,用好了才能实现累计,不然这次稀里糊涂结束了,下一届怎么办,更长期的赛事怎么办?”

擅长球队管理的李霄鹏势必要对归化球员的使用作出改变,目前,阿兰、洛国富、艾克森、蒋光太等球员都表达了想要继续征战世预赛的愿望。此前遭受伤病困扰的费南多也将在明年复出。在国足的归化名单中,还有卡尔德克这样的强援。在12强赛出线难度极大的情况下,李霄鹏需要对球队进行彻底的“拨乱反正”,以更加客观的标准使用归化球员,同时利用自己的管理能力和智慧使他们对球队更加认可。

从长远看,如果无缘2022年世界杯决赛圈,国足的备战将转向2023年在本土举办的亚洲杯。此外,2026年世界杯已经确定扩军,届时,国足杀入世界杯决赛圈的希望也会随之加大。在这一阶段,李霄鹏要着重为球队打造良好的内外部环境,同时,对归化政策、球队年轻化等关键问题寻求正确的解题思路。

在目前的国足阵中,25岁的球员仅有朱辰杰、张玉宁两人。未来,需要更多年轻人进入国足,只有新老交替顺利推进,冲击2026年世界杯才有盼头。

当然,即使此时执教更多是为未来考虑,但在2022年的4场12强赛中,李霄鹏仍然不可大意。刨除成绩因素,至少球队的发挥需要更加接近自身最真实的实力,展现出明显的变化。

李霄鹏接过李铁的帅印尘埃落定,关于究竟本土教练还是外籍主帅更适合国足的话题,争论仍将延续下去。中国足球当真称得上是一本难念的经“外来的和尚”不好念,本土教练也难有建树。而中国足球管理者们,则在不断试错中,一错再错。

梳理国足过去近二十年时间里的历任主帅,我们会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2002年韩日世界杯落幕后,米卢急流勇退,阿里汉出任国足主帅,在那之后,国足主帅就步入了“一洋一土”的节奏当中。阿里汉率领国足夺得2004年亚洲杯亚军后,因世预赛出局而下课。朱广沪成为继任者,在那之后,福拉多、高洪波、卡马乔、傅博、佩兰、高洪波、里皮先后执掌国足帅印。里皮辞职后,李铁竞聘成功,成为国足新任主帅,也延续了此前“一洋一土”的节奏。这一令人啧啧称奇的“巧合”,直到李霄鹏出任国足主帅,才算是告一段落。

毫无疑问,这种在洋帅、土帅间的摇摆不定,反映出的是中国足球决策者的举棋不定。究竟是土帅还是洋帅更适合中国足球?对这一问题,中国足球的决策者们心中缺少一个明确的答案。适合的,才是最好的,这道理都懂,但如何真正找到合适的,却是一大难题。因此,当国足成绩出现问题时,将主帅由土帅换成洋帅,或者由洋帅换为土帅,成为最简单直接的“换一种活法”的方法。

洋帅有洋帅的长处,土帅有土帅的特点。在接受新黄河记者采访时,泰山队名宿侯志强表示,洋帅们的执教环境相对纯粹一些:“本土教练与外籍教练相比,外教们可以抛开很多东西,专管球队就可以了,国产教练则面临着更多的来自方方面面的压力。作为国产教练,不光要面对一支球队,还要面对球迷、足协等各方,工作难度也就更大一些。”

也有很多人,坚持认为中国足球的事情,应该由中国人自己做。国足与日本队的世预赛12强赛赛后,李铁曾做出一番出人意料的表述:“我觉得,中国国家队的教练就应该是由中国人来担任因为只有中国人,才有把这件事做好的希望。”这一说法,当时就引发了极大的争议。事实上,李铁在国家队的助手、守门员教练区楚良此前也表达过相似的观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辅佐过福拉多、高洪波、卡马乔、佩兰等多名国足主帅的区楚良表示:“除去个别国际执教经历丰富的一些教练员以外,绝大部分洋帅对本土的文化理解和球员的推动上都有非常大的欠缺,这是通病。”

而对身处凛冬的中国足球而言,未来一段时间里,联赛层面的主教练们或将以土帅为主导。就某种程度而言,土帅们若能通过联赛成功“练级”,未尝没有机会升级成为国足主帅。

2020年1月5日上午,李铁出任国足新任主帅的就职见面会在北京举行。彼时42岁的李铁带着主角光环,踌躇满志地说出了这样一席话:“这是我的梦想当有机会为国家队工作时,我义不容辞。而且,压力就是动力,会让我们更努力去做。”尚未满两年时间,李铁就从人人期待,变成人人喊打,就像是他的很多前任那样,以一种颇为狼狈的方式,交出了国足帅印。

更令人唏嘘的是,李铁下课的主因,并非是业务能力、带队成绩为人诟病,而是场外因素影响在一场席卷中国足坛的舆论风暴中,爱吹头发的李铁,被裹挟,被抛弃。

曾在霍顿执教期间担任国足翻译的谢强,如今已成为新东方学校副校长。早已脱离中国足球“浑水”的他,近来在社交媒体上频频发声,表达着自己的观点。11月28日的深夜里,谢强发了一条长长的微博,这样写道:“李铁下课?有点魔幻。陈戌源也该下课吧,当初不是你让李铁上去的吗?让历史战绩并无太大说服力的李铁上课,意味着你们想锻炼他,否则请个里皮不就行了接下来任何国产教练都无法制造奇迹,用王铁换李铁不会有变化,一切重新来过,只是让淘汰来得更轻松一点而已。这届足协,一切搞得乱七八糟,职业联赛要,青少发展毫无动作,各级国足选帅莫名其妙,这个足协不如我辞职时的2000年,工作能力不如锒铛入狱的前同事。只是脱钩动作愈发灵活,让人对未来绝望。”

谢强这一犀利异常的观点,究竟是否道出了关于中国足球的真相,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但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在于,中国足球又一次被耽误了,且那些时光终究无可挽回。

在具体新帅人选上,体育管理部门与中国足协推荐的人选存在差异,中国足协推荐的人选为现任U22国足塞尔维亚籍主帅扬科维奇,体育管理部门经与中国足协沟通后,最终做出了聘用李霄鹏的决定,由此也释放出这样一个信号:今后国足的管理模式将发生变化,体育管理部门将深度介入国家队的管理工作,而中国足协或将扮演服务员和配合保障工作的角色。反思遥望世界杯,国足仍未迷途知返

20年前的10月7日,国足从沈阳五里河体育场夺得了世界杯门票,兑现了“冲出亚洲,走向世界”的承诺。20年后,尽管仍有着理论上的可能,但国足命运的宣判只剩时间问题,在又一个四年的等待之后,我们距离世界杯还有多远?

2026年世界杯的扩军或许是一个机会,届时世界杯决赛圈参赛球队数量将扩充至48支,亚洲将有8.5个名额。“目前中国国家队要想进入世界杯,不通过名额扩充的话难度还是很大的。”泰山队名宿侯志强说道。

不过,对于国足来说,世界杯的扩军仍然是把“双刃剑”。“好多人都寄希望于下届亚洲有8.5个名额,但有一个前提,我们现在排在第八第九间变化。很有可能到时候排名第九。下一届预选赛还不知道怎么踢,有可能12强赛扩充为16强赛,16强争8.5个名额,那半个和其他大洲的球队比肯定是争不到的,就是16个队争8个名额。前提是你必须进入16强,在这之前我们不是每次都进12强赛的,其实最近两届进来都是很悬的。下一届如果我们没有归化,这批球员下去之后,新生代的技术水平相差甚远,那就有可能进不了16强。”资深媒体人尹波表示。

侯志强深耕青训多年,对于目前年轻球员的成长,他也表示了担忧:“从国内青训的现状来讲是非常薄弱的,现在包括1993、1995、1997、1999、2001、2003、2005年龄段青训机构的数量不多,质量也不高,所以在亚洲很难有竞争力。从2005、2006年龄段开始,球员数量变多、球员质量有提高,2008、2009年龄段以后的球员数量质量已经有明显的提高。这一方面我是直接接触过的,只有青训体系取得了成果,成年队的成绩才会慢慢提升。”

进入世界杯是中国的梦想,但这片土壤却没有提供充足的养分。当我们纠结于期望中的未来何时到来时,不妨看看身边绿茵上奔跑的少年,或许,打开未来之门的密码,在他们手中。